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黑白爱

2020-06-27 18:27:05 来源:赫赫网

  这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。那时,他二十六七岁,是电影院的放映员,送电影下乡。每当他的身影出现在村庄,人们都一路欢叫:“放电影的来喽!”她也是盼他来的。那时,她二十一二岁,村里的一枝花。媒人不停地在她家门前穿梭,却没有她看上的人。直到遇见他。   她跟在他后面到处去看电影,从这个村,到那个村。一天深夜,电影散场,人群离去,她听见自己的心,敲起了小鼓。他好奇地问:“电影结束了,你怎么还不回家?”她什么话也不说,塞给他一双绣花鞋垫,转身跑开,听到他在身后追着问:“哎,你哪个村的?”她回头答:“榆树村的,我叫菊香。”   第二天,他出现在榆树村,找了个借口,让村人领着来找她。田间地头边,他轻轻唤她:“菊香。”然后掏出一方新买的手绢,塞给她。她咬着嘴唇笑,轻轻叫他:“卫华。”他们偷偷约会过几次后,他问她:“为什么喜欢我呢?”她低头浅笑:“我喜欢看你放的电影。”他握了她的手,热切地说:“那我放一辈子的电影给你看。”这便是承诺了。   不久之后,他被卷入一场政治运动中。他的外公在国外,那个年代,只要一沾上国外,命运就要被改写。他丢了工作,被押送到一家劳改农场。他与她,音信隔绝。   到乡下放电影的,已换了他人。她好不容易找到那人问,那人严肃地告诉她,卫华犯事了。她不信,那么干净明亮的一个人,怎么会犯事呢?这个时候,说媒的又上门来,对方是邻村书记的儿子。父母欢喜得很,强逼她嫁过去。新婚前夜,她用一根绳子拴住脖子,被人发现时,只剩一口余气。虽然被抢救过来,但她的灵动不再,整天只知道蓬头垢面地站在村口拍手唱歌。   几年后,他被释放出来,回来找她。村口遇见,她的样子让他泪落。他唤:“菊香。”她傻笑,已不认识他了。他提出要带她走,她的家人答应了。此后,他守着她,再没离开过。   他退休后,向单位提出借放映机一事。谁会稀罕那台老掉牙的放映机呢?他搬回放映机,找回一些老片子,天天放给她看。家里的白水泥墙上,晃动着黑白的人,黑白的景。一天,她看着看着,突然喊出一声:“卫华。”他喜极而泣。这么多年,他等的,就是她这一句唤。如当初相遇在田间地头上,她咬着嘴唇笑,轻轻叫:“卫华。”一旁的油菜花,开得绚烂,满世界的流金溢彩。


在智能线机器人多少钱 http://www.easyliao.com/
赫赫网